这个中秋被杭州父子三人的故事打动:生活再难 总有阳光照进来

发布时间:2022-09-13 10:11:21 来源: 浙江钱江晚报·小时新闻 记者 谢春晖

  这是我过得最难忘的中秋节。

  假期三天,我几乎都跟李保良父子三人在一起。跟着他们送快递,和他们一起吃饭,记录城市里一个小家打拼的日常。

  有网友问,人终其一生,最重要的是什么?大概就是“爱过,拼过,煎熬过,痛苦过,哭过,笑过……”

  而李保良父子三人,很好地告诉了我,什么是爱,什么是“相守为家”,以及什么是“生活再难,也别忘了善良”。

  生意失败、负债,李保良过去十多年的人生并不顺利,两个善良的孩子成了他最大的慰藉,也教会他要更努力更积极,是“照进他生活里的光”。

  在他们40平方米的出租房里,李保良把露台打造成了与孩子们的“秘密花园”。他教孩子们种蔬菜养花草;用旧货市场淘来的浴缸,给孩子们洗澡;夏天睡在露台的旧床上,数着星星入睡。

  外人眼里,可能觉得他们眼下的日子过得有些辛苦,但兄弟俩觉得这样很酷,而且感觉爸爸无所不能。

  采访过程中,李保良说起儿子们会愧疚,愧疚自己没能给孩子太多,他说一直教孩子,也希望孩子们“成为手心向下,而不是手心向上的人”。

  手心向下,靠自己的双手打拼,是这个不到40岁的中年人最大的感悟。

  就算暂时身处逆境,李保良也希望带着儿子靠双手慢慢实现逆袭。

  李保良不止一次说起杭州的好,这里的人善良温暖。他们的生活,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和关照。

  中秋节,“跑起来飞快、打破过学校运动会纪录”的李玉龙跟着爸爸送快递“挣”了四十元。

  我问他这钱打算怎么花。

  9岁的男孩说,20元打算留着给自己和弟弟买文具,还有20元要放到家里的存钱筒里,“等有机会捐给更有需要的人”。

  听到这句话的李保良,应该会欣慰吧。

  一起来看看父子三人的故事——

  中秋夜,39岁的李保良开着电三轮奔走送快递。

  9岁的大儿子李玉龙带着6岁弟弟李玉航,跟在电三轮的后面,有时候跑着,有时候滑着滑板车。

  每次李保良从电三轮的后车兜取出快递,两个儿子就会围上来,帮爸爸一起送快递。

  “每帮爸爸送一个快递,爸爸就奖励我们一块钱。”比奖励更重要的是,孩子们说,早点送完快递,他们就能早些回家。

  这是李保良独自带着两个儿子在杭州生活的第4年。

  这个中秋节,他没买月饼,节前,他们租住的钱塘区下沙街道元成社区搞了迎中秋活动,两个儿子带回了两盒蛋黄酥。

  关于李保良父子三人的故事,也是元成社区社工们报料给钱江晚报小时新闻的。

  “爸爸是个快递小哥,工作很忙,两个儿子在家几乎都是自己照顾自己。”社工说,虽然生活过得有些辛苦,但他们身上透出的那股子乐观、积极、自强,让人感动。

  中秋小长假,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走近了这家人。

  三个人一起送快递也是团圆

  忙完已是深夜11点

  中秋节傍晚5点多,在钱塘区下沙街道铭和社区桂雨坊小区,我见到父子三人。

  那时,小区里过往的居民,大多提着礼物匆匆走过,准备回家吃团圆宴。

  空气中隐约飘来饭菜的香气,李保良还有半车快递没送完。

  “今天的件太多了,光要派的就有170多单,中途还收件10多单。”当天上午10点多,李保良去家里把两个放假的孩子接过来,一边带着孩子,一边派件。

  “两个小的,很懂事,还能给我搭把手。”李保良说这也是一种团圆。

  我问9岁的李玉龙,中秋节过得咋样?他很认真地回答:“吃了粉丝汤,还吃了蛋黄酥。”一旁6岁的李玉航开心了起来:“中秋能跟爸爸和哥哥在一起玩,太好了。”

  李保良从电三轮中取下一包裹,确认好信息后,递给李玉龙,把一台签收用的扫描仪递给了李玉航。“看清楚门牌号,一定要跟收件人核实信息后,拍了照才能算签收。”李保良叮嘱。

  兄弟俩抱着快递,小跑着进入附近一幢居民楼内。

  “估计忙完要很晚了。”李保良继续开始下一个件的派送。

  这时,中秋的月亮已经缓缓升起。

  月光下,父子三人穿梭在铭和社区的一幢幢居民楼间。

  送快递的间歇,李玉航看到大月亮兴奋得手舞足蹈,一旁的哥哥略带嗔怪地对弟弟说:“先来帮爸爸,等送完快递再玩。”

  当晚李保良收工时,已是深夜11点多。

  6岁的李玉航在电三轮车厢里熟睡,9岁的李玉龙还硬挺着,不停打着哈欠。

  四十平的出租房

  挂满奖状和奖牌的家

  9月11日清晨5点多,两个儿子还在熟睡,李保良出门了。除了送快递,他还兼职送报纸。

  四个小时的忙碌后,李保良赶回家给两个孩子做完早饭,收拾完,顺便把中饭也煮上,继续出门送快递。

  上午10点多,我敲开了他们的家门。

  “是昨天跟我们送快递的叔叔。”李玉航一见是我,有点高兴。

  这是一间40平米的房子,两室一厅,一厨一卫。

  朝南的卧室,属于兄弟俩。“有时我们自己睡这里,有时爸爸会来陪我们睡。”6岁的李玉航说,喜欢爸爸过来陪睡,能听爸爸讲故事,但这样的机会很少。

  卧室的墙上贴着兄弟俩从小到大的奖状,边上还挂着上半年李玉龙从校运动会上赢得的奖牌——两金一银。“我400米长跑还打破了校纪录。”9岁的哥哥自豪了起来,他加入了学校的体训队,再过1个多月就要代表学校去参加区里的运动会。

  朝北的卧室,属于爸爸李保良,但堆放着的几乎也都是兄弟俩的东西,各种书和一些玩具。

  卧室通向露台,这个露台是单元楼楼顶的天台,供几家人共用,这里也是父子们最爱的“秘密花园”。

  “我们种了菜,有萝卜、丝瓜,还有西瓜。”李玉龙细细介绍着。爸爸出去工作时,这些蔬菜和花花草草都是他带着弟弟一起打理的。

  露台上还放着一个浴缸和一张大床。“今年暑假天很热,我们一天空调都没开,晚上爸爸和我们在露台上的大床上睡,还给我在这个浴缸里洗澡、玩水。”李玉航说。

  9岁哥哥做的番茄炒蛋花样包菜

  兄弟俩吃的第一顿肯德基

  临近中午,兄弟俩留我在家吃饭。

  我说,今天过节,叔叔请你们吃肯德基吧。

  两兄弟说,让我尝尝他们的手艺。

  “爸爸不在家,都是我做饭,我很拿手的,还教会弟弟洗菜、切菜。今天中午,就来做我的拿手菜,番茄炒蛋和花样包菜。”李玉龙打开冰箱,冰箱的冷藏区,几乎全是蔬菜,门边的隔层上,摆着不到10个鸡蛋。

  从冰箱里取出一个番茄、三个鸡蛋、半颗包菜、半颗土豆和小半根胡萝卜后,9岁的哥哥忙了起来。

  弟弟穿过家里狭小的过道,从露台来到厨房,给哥哥帮忙。他从冰箱边抽出一张小木台,站上木台,开始帮着哥哥切番茄。

  毕竟才6岁,切了半个番茄的弟弟跑去露台玩了。

  哥哥李玉龙没有说什么,而是熟练地打开燃气灶,起锅、热油、下菜,随着锅铲的翻炒,小小的家里,飘出了饭菜香。

  大概15分钟,两道炒菜出锅。

  开饭前,我带着兄弟俩去小区附近的肯德基。

  这一次他们没有拒绝。

  “叔叔,我们从来没吃过肯德基。”李玉航说。

  我让兄弟俩自己选,他们选了半天,各自点了一杯饮料和冰淇淋,“别的都好贵。”

  我又加了一些炸鸡和鸡块,李玉龙一直在边上说:“够了够了,吃不完。”

  那天的中饭,我和这对兄弟一起吃,在他们小小的餐桌上。

  一个番茄炒蛋,一个花样包菜,还有加餐的肯德基。

  吃饭时,李玉航打开电视放起了最喜欢的电影《大侦探福尔摩斯》,“爸爸说过,吃饭的时候,可以看会儿电视”。

  大口吃着炸鸡,喝着可乐的弟弟很是开心。

  李玉龙边吃边提醒弟弟,“少吃点,给爸爸留一点。”

  我就着李玉龙做的番茄炒蛋和花样包菜,吃了一碗饭。

  “饭一定是要吃完的,吃不完的菜可以留到晚上。”李玉航说。

  生意失败、出过车祸

  两个儿子是他最大的动力

  9月11日下午4点多,忙碌了七八个小时后,李保良得空在一家小吃店吃上中饭。

  大概5年前,生下小儿子一年多,李保良的妻子不辞而别,至今没有回过家。

  “我很早就从陕西老家到杭州来打工,她出走后,我回老家待了一年多,2018年快年底,带着两个孩子又来到杭州。”李保良说,小儿子出生时,他在下沙一家饮料厂里上班,是一个车间的骨干,原本憧憬着再努力努力争取把家安在杭州。

  谁曾想变故来那么快。那时候,小儿子还小,老家能搭把手的亲戚也几乎没有,李保良只能一边带娃,一边种地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

  李保良的老家在陕西眉县,那里最出名的是猕猴桃。

  2018年,小儿子两岁,李保良贷款20多万,想来杭州做猕猴桃生意。结果,一仓库的猕猴桃运到杭州后滞销,最后还是求助杭州媒体,才勉强卖完。

  这次生意的失败,让李保良背上债务,也让李保良感受到了杭州的温度。

  他回了趟老家,带着两个儿子再度来到杭州。他租了辆车跑起网约车,“白天带娃,晚上等娃睡着了出门跑车”。

  原本以为生活会慢慢好起来,没想到开网约车不到半年,李保良就出了严重车祸。

  这之后,他打过很多份工,当过外卖员、修过电动车,直到现在的这两份工作。

  “大儿子三岁多,就开始照顾弟弟。来杭州后,我出门工作,基本上就是他带弟弟。”李保良觉得自己挺对不起两个儿子,这两个可爱的孩子是他最大的动力。

  家门上贴着两张便利贴,是儿子李玉龙写给他的。

  “爸爸,我做的晚饭在厨房的铁锅里。您辛苦了,多吃点,吃饱,我爱你爸爸!”

  “爸爸对不起,我今天让你生了我的气,你能原谅我吗?我下次不会再这样了。”

  李保良独自带娃在杭州生活的前几年,过得很不容易。有时候因为工作他前脚刚走,大儿子就带着小儿子出门玩,甚至玩到迷路,被小区警务室的工作人员发现。

  一切都在慢慢变好

  想要感谢的人很多很多

  现在的李保良,还负着债,每个月的收入除供一家所用外,几乎全部拿去还信用卡和贷款。

  打着两份工,意味着早出晚归,也意味着没有假期。

  跟着爸爸在杭州生活了快4年,两个儿子印象最深的是去年3月的海洋世界之旅。“爸爸花了100块,给我们拍了这张照片。”李玉龙指着卧室写字台的合影说。

  李保良有空时会带着儿子们在下沙周边转转。带他们去乔司农场看水稻生长,带他们去大学的游泳馆里游泳。

  从陕西老家出来后,这几年,父子三人就没回过老家。

  “杭州真的是座温暖且包容的城市,这几年,我最无能为力之时,总有热心人一直默默关心和帮助。”

  一直以来,杭州一家慈善机构就在帮助父子三人,“志愿者定期来我家帮忙打扫卫生,逢年过节也会有人来陪伴两个孩子”。

  隔壁邻居也会帮着照应。

  有一次深夜,李玉龙发烧生病,李保良着急带他去医院看病,把年幼的李玉航留在了家里。李玉航半夜醒来,发现爸爸和哥哥都不在,哭得稀里哗啦。“对面304的邻居听见了,把小儿子抱去了他家,帮我管了一个晚上。”李保良说,这些善意是支撑他努力过好生活的力量。

  父子三人租住的元成社区里,有社工和不少居民也关注着他们。“开学前,还给两个孩子送了书包,他们都还没舍得背。”李保良说。

  两个儿子在杭州钱塘区文思小学读书,李玉龙上四年级,李玉航上一年级。“他们的情况,我们掌握的,副校长带队还去家访过。在学校里,李玉龙是个很乐观、活泼的男孩子,尤其在体育方面特别突出,是体训队、足球队的成员。”李玉龙的班主任周老师说,哥哥在体训队的训练很刻苦。

标签:编辑:龚晓